万博manbetx官网

爱洗澡”把自己洗下了马这些“洗”的只是澡?

  爱好是私下所欲,是公权所赋,二者千万不能搞混在一起,不然就会出现两种情况:一种,官员的某种爱好,引起一些欲谋或有求于你者的注意,千方百计投其所“好”、对症下“药”,就此打开缺口。另一种,有些官员因为爱之所极、好之所甚,对待“爱好”也就不惜自己手中的,或大胆以权谋“好”,或进行权“好”交易,结果终于跌落到犯罪的深渊中去。

  近日,一封落马官员的书再受关注,当事人是江苏海门市气候局原局长余震东。在书中,余震东多次说到他平时爱“洗澡”,继而在“洗澡”上由一般澡堂转向高级澡堂,服务项目的“花头”也随之越来越浓,以致花销越来越大,最后因多次收受贿赂而东窗事发被查处。

  把自己的贪腐行为根源最终归罪于一个个人生活小节——爱洗澡,这位前余局长的书“挖思想”还是挖得够“深入”具体的。问题是,爱洗澡这样一个生活习惯,中,大概不在少数,但大多数人为何没有就此由“澡堂”进入“公堂”呢?看来,这位分管一个地区气象预报的余局长,在查找自己犯罪根源的问题上,似乎还没有作出准确的预报。

  但话又说回来,洗澡这个“爱好”最终成为导致贪腐犯罪的“诱因”,还是值得我们从摸清反腐规律的径上找到一些答案。近年来有些官员的犯罪落马,往往就是栽在最初的一些个人“爱好”上。

 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爱好玉石,其受贿总额近八成为玉石,某次收受的一块和田籽玉就价值350万元;河南省常委会原副主任秦玉海由于爱好摄影,曾“笑纳”他人“馈赠”的价值百万摄影器材,并让人出资为自己出版摄影集、到巴黎开摄影展,还将自己的摄影作品悬挂在京沪地铁付费的广告位上。国家药监局原司长郝和平的爱好是打高尔夫球,每次都是专挑最高档的球场挥杆,不用细说,这巨额花销自然是由有求于他审批项目的那些医疗器械企业“埋单”的。

  当然,也有一些像余震东那样仅是为了一些普通的“爱好”而摔了跟头的人,如“爱喝酒”而用矿泉水瓶装茅台屡屡检查的天津市医药集团原党委、董事长张建津,“爱炒股”而不惜贫困户福利补助金的山东宁阳县民政局福利办原主任张士龙,“爱游泳”而让企业给自己单独盖了一座游泳馆的武钢集团原党委、董事长邓崎琳,等等。

  一个官员有点个人兴趣爱好,本不是什么坏事,只要这爱好健康、正当、合理,不要像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中的那位赵德汉,把“闻钱的味道”当作最大爱好就行。不过在现实生活中,有些官员应该注意,你的一些个人爱好,和你手中掌握的应一码归一码,实行严格的分开。爱好是私下所欲,是公权所赋,二者千万不能搞混在一起,不然就会出现两种情况:一种,官员的某种爱好,引起一些欲谋或有求于你者的注意,千方百计投其所“好”、对症下“药”,就此打开缺口。另一种,有些官员因为爱之所极、好之所甚,对待“爱好”也就不惜自己手中的,或大胆以权谋“好”,或进行权“好”交易,结果终于跌落到犯罪的深渊中去。

  这种“被动下马”或“主动下水”,其间有时也没有太分明的界限。余震东们的“爱洗澡”就是典型——据披露,余2005年调入南通市气象局办公室工作任办公室副主任时,时任局长周全就很喜欢洗澡,他经常喝酒且易醉,喝醉后余震东和司机就会把周全送到浴室洗澡,等待其酒醒。后来余手中的越来越大,自己也常常被“请”去高档浴室“消遣”——这消遣当然不只是洗一把澡那么简单,表面上的擦背、足疗之后,还“悄悄增加”了。到后来,“悄悄增加”也变得大张旗鼓,即便最初还有“防线”,在重重面前,也早已溃不成军了。

  “好船者溺,好骑者堕,君子各以所好为祸”。古人的话,值得今人,尤其值得有各种“爱好”的官员。有人说“当官有风险”,这话在某种语境下特别有道理:当了官,就有时时被、刻刻被“围猎”的风险,而小小一个“兴趣爱好”,也可能成为的导火索。对官员来说,这种风险是远高于的,唯有小心小心再小心、慎行慎行再慎行。在当前反腐倡廉的征程中,不妨把自己的个人“爱好”也检查一下,看看有那些是守规矩的,那些是沾了脏东西的——在这方面,不是也应该干干净净地来洗个澡吗?

  (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。本文编辑:朱珉迕 编辑邮箱:)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项建英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